在线av免费播放 超碰_影音先锋av资源_美国免费av无码片网站_影音先锋av资源论坛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meiliguizu.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六卷:第二章 灰影黑影

时间:2018-05-13 基本上,我比较习惯让别人为我而战,尽量避免由我自己站出来亲自作战的局面,一来避免风险,二来隐藏实力,所以,如果真的有必要,我会扔下这三个女人逃跑……如果真的有必要,我绝对会独自逃跑……这是我向自己许下的诺言,一个绝对生存优先的保障。
  然而,现在的情形却没有恶劣到那一步,虽然有风险,却没有高到让我要以逃命为优先的程度,如果对手仅限于这一批忍军,那我甚至可以结束一直以来的刻意隐藏,来测试一下自己早就想知道的实力。
  我们这个小追迹者团体,对外我都是自称为小角色,毕竟天下之大,卧虎藏龙,人外有人,谁都不该太过吹嘘自己的能耐,但其实若以一般标準来看,我们这个小团体的战力已经非常强了。
  阿雪、羽霓,光是这两个主力战将,在她们全力战斗的时候,可以轻易干掉过百人规模的中型骑士团,就连平时只是负责指挥策划的我,在实际上阵战斗的时候,都能往往给敌人来点「惊喜」。
  「淫虫之雨,给我下吧!」
  「淫兽啊,撕裂周围的敌人,满足你的破坏慾望吧。」
  「淫精灵!给我冲出去!」
  「飞舞在天空中的淫慾的精灵呀,请将我的心愿传达在空气中,张开邪恶的结界,加速慾望的奔流。巴达斯,维达菲。」
  长时间暗自勤练不辍,淫术魔法最基本的三样召唤,淫虫、淫兽、淫精灵,我已经能够充分使用,同时交错召唤,应付裕如。
  召唤淫虫成雨,每洒落到一个地方,纵然是善于控制情绪的黑龙忍军,也掀起阵阵骚乱,被落体淫虫弄出阵阵丑态;横冲直撞的巨硕淫兽,战力超过剑齿虎、六足豹,几乎比得上独眼巨人,十几条触手纵横挥舞,只要被缠到,很快就被扯成四分五裂。
  如流星般飞射的淫精灵,则是另一项我引以为傲的杀着,当淫精灵射入敌人体内,能够承受得住阴火自焚的高手,起码要有第六级力量,特别是我另行张设淫慾结界之后,结界内的淫术魔法效果增幅,释放出的淫虫、淫兽、淫精灵横扫全场,简直是当者披靡,如入无人之境。
  超脱于六大魔法系别之外的淫术魔法,给黑龙忍军来了个迎头痛击,虽然他们也有若干幻术,神出鬼没,还有一些犀利的暗器,不过被我抢得先机,而我又在东海摸清了忍军的惯用战术,有心算无心,开打起来我赫然能够以一压众,把忍军部队打得东倒西歪,没有一个能靠近到五尺之内。
  一名忍军踩着同伴尸体,好不容易冲破淫兽的触手防卫,闯到手里剑的发射範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手腕一翻,上百支柳叶毒镖幻化分射,不仅攻击我,也同时射向受我保护的三女一兽。
  阴毒狠辣的战术,情形看似紧急,但我在这位置站了那么久,总不会只是在这罚站而已,早就预先做了布置,那上百支急射而来的毒镖,在半空全部被粘住,一张近乎透明的蛛网把上百毒镖轻易拦截,半支也射不进来。
  那个忍者似乎没想到我有此一着,眼看累积同伴牺牲才发出的一击徒劳无功,他惊讶的喊了出来。
  「啊!」
  「啊什么东西,睡觉去吧!」
  我冷哼一声,脚下轻轻一点,得到命令的水火魔蛛喷出蛛丝,瞬间贯穿了那名牺牲者的身体,爆散成满天血雨。
  这些忍者被淫慾结界给影响,身手的敏捷程度不若以往,说得明白一点,无论男女,当他们一个个脑中满是各种交合淫念,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浑若未觉地冲锋作战。
  纵然有少数精英能够顽抗,但我趁着他们露出破绽的时候,水火魔蛛先发制人,带有剧毒的钢铁蛛丝射出,轻易贯穿他们的身体,蛛丝一分射,残破肉体就被大卸八块。
  不过,虽然说战得威风,我这边也并不是毫无隐忧。如果只有我个人战…
  …
  唉,根本不会有个人战,若是只有一个人,我早就开溜,怎么会蠢得留下来战。
  可是,单纯以个人战的情形来说,淫慾结界非常好用,然而当场上还有所谓的友军,淫慾结界的出现就是一把双面刃。
  在敌人受到影响的同时,友军也受到波及,一阵阵催情效果挥发之下,紫罗兰是比较无所谓,但剩下的三名大美人却同受影响,在我身后显露出令人脸红心跳的种种情状。
  同是出自慈航静殿系统的三女,如果本身的禅功修为还在,或许犹能在淫慾结界中宁心定气,但现在整个不行了。
  阿雪的体质特异,使用黑魔法之后会牵动情慾,再被淫慾结界一增幅,现在已是双颊酡红,娇喘吁吁,倒趴在紫罗兰的背上,无力地前后移摆着身体。
  羽虹也在淫慾结界的笼罩圈内,不过接受我最彻底调教改造,整个体质充分调适的她,却是另一种状况,儘管脸蛋也红了起来,每一下呼气都热得冒火,眼中笼罩一层朦胧慾望,可是她本就能把这些焚身情火转化为力量,这种情羞人状态,只会让她变得更强,连受的伤都加速痊癒.
  这是淫术魔法的理想战术,在淫慾结界之内的敌人都被影响,降低战力,而施术者的肉奴则是战力增幅。无奈我个人在肉奴素质上有点挑剔,出道到现在也只有羽虹这一个完美作品,不能充分发挥这种理想战阵,还让羽虹被连累到。
  「姊姊,唔……」
  虽是一胎所生,但羽霓的情形和羽虹全然不同。被我洗脑之后的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思考与意识存在,日常生活所显出的理智,只是一种强行加上去的假象,现在被淫慾结界去除了理性假像,露出真面目的羽霓,根本是一具纯凭原始本能行动的肉慾傀儡,第一时间开始寻找能够满足她慾望的对象。
  从个人情感上来说,我很庆幸羽霓没有扑向那些黑龙忍军,因为我不能忍受自己的作品如此品味低劣,但从理智层面而言,我非常遗憾羽霓没有选择黑龙忍军,因为她扑倒了本来可以过来帮手的羽虹,搞到我不但得不到援助,压力还陡然加重。
  「啊………」
  羽虹发出一声仓皇的惊叫,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被姊姊扑倒在地。
  一幕幕香艳火辣的画面,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脑中却能描绘得出,毕竟两女肉体的每一处我都很熟悉,要在脑中浮现她们的风姿,再容易也不过了,而眼前黑龙忍军一个个看得双目发直,有些人甚至还停下攻击动作,大口呼吸,从这些景象中,我就晓得背后霓虹双姝的香艳戏,对他们有多大的影响。
  糟糕的是,这些香艳戏码的影响力不只是在地上,也同样波及半空中,那真正有能力主宰这场战斗最后胜负的两人。
  面对实力强过自己不只一筹的黑龙王,心灯居士完全放弃攻击,只以游斗和防御的战术支撑。
  慈航静殿的禅门武技本就偏重防御,后劲悠长,这种打法较佔优势,况且这里怎么说也是光之神宫地盘,只要再打久一点,慈航静殿的高僧群就会赶到,届时大批正道人士群起而攻,除非黑龙王能再发动一次漫天大水,否则他孤身一人,就算武功再强,若是心剑神尼配合高僧群围攻,他也要饮恨当场。
  或许是因为这个战术奏效,儘管黑龙王邪威惊天,每一击都扯风破雷,空中电光窜闪,骇人之至,但不管黑龙王怎样攻击,始终也压不下眼前的灰影,任那一盏怒涛之中的慈和心灯,在漆黑天幕上绽放光亮。
  当然,黑龙王现身至今,只是以纯武学与心灯居士战斗,并没有使用他最厉害的黑魔法。上次在纽奥良也是这样,黑龙王只以纯武学战敌,当他发动魔法的时候,就是水漫纽奥良这毁天灭地的恐怖景象,但我们如今所在的位置不在海边,相信他不能故技重施。
  本来一时之间难分胜负的局面,却因为这边的淫艳情景而生出变化,羽霓羽虹都是心灯居士一手带大,看到亲如女儿的双姝当众淫媾,心灯居士的禅定功夫再高,也不可能不受到影响,两强争斗的胜负天秤慢慢开始有了倾斜。
  (糟糕,这可不妙啊,要是心灯居士支撑不住,黑龙王要干掉我们,一击就够了……)
  情形不妙,我不得不分心后望,想要把表演香艳春宫的两女给分开,避免再对天上的两个人造成影响,但才一回头,自己却也被那性感撩人的画面给吸引住,忘记要说话。
  「啊……」
  忽然这么一声娇吟,把我给惊醒,毕竟我和身边这群癡汉忍者不同,连她们两姊妹的人都搞过了,有什么理由还看得癡癡入迷?而甫一清醒,我庆幸敌方阵营中没有高手,否则若是有人趁我刚刚分神瞬间奇袭,我可能已经落败身亡。
  (等等,黑龙王都亲自出马了,为什么只带一群忍军来?这个阵容落差未免太大,起码要有一两个中阶头目压阵,才能发挥效果啊。)
  倘使有一两个海将军级数的武者在此,情形绝对不一样,我也不可能直到现在都还游刃有余,难道是因为黑龙会无人吗?这更加说不过去,就算海将军要统帅舰队,不能离开东海,但忍军部队都调动了,至少忍军部队的头目也该随行出动吧?
  (忍军部队的头目……糟糕!情形不妙了!)
  当我想到忍军部队的大头目,一阵寒意陡然窜过脑里,想到黑龙王的阴险图谋,顾不得这边情形混乱,张口大喊。
  「居士,小心暗算啊!」
  喊出这句话是为了点醒心灯居士,但结果却适得其反。听见我的叫喊,半空中的灰影猛地回头,像是要确认我喊的东西,黑龙王趁机击出一记重掌,被灰影週身萦绕的柔和白光挡住,「心灯禅定印」的独有气墙,阻住了这记雷霆之掌。
  分心之余,仍能够挡住石破天惊一击,慈航静殿的顶级禅功绝学果真了得,但再怎么厉害的禅功,硬接黑龙王一击后,力量也被牵制住,无能防御紧接而来的第二道攻击。
  我不晓得那是怎样做到,或许那真是忍法的一种极致,但天上的一轮明月突然之间裂成两半,化作一道雪亮亮的刀光,蕩出飞虹,斜斜射向灰影的后背,破开了心灯禅定印的气墙,跟着,就是大蓬血雨喷洒出来。
  「鬼、鬼魅夕!」
  方青书、莱恩巴菲特、心灯居士,鬼魅夕在我眼前的三次刺杀,从没有失手过,当心灯禅定印的白光在血雨中消失,我胸口突然有一种感觉,一种近似预感的悸动。
  ……如果我不能及早阻止这个天下第一刺客,那么早晚有一天,我会因为她而付出代价……很大、很大的代价!
  那道曲线夸张、巨乳童腰的娇小身影,在一击得手后并没有撤离,身形如同风车般高速旋转起来,而连同她身形一同急转推进的,自然是她手中深陷敌人体内的利刃。
  这动作掀起了另一轮的血雨,大量鲜血与骨肉激洒向空中,构成一幕让人不忍卒睹的画面。前有黑龙王重掌,后有鬼魅夕毒刃,本来鬼魅夕这一刀绝对有机会杀掉心灯居士,但不知是否我眼睛看花,就在那致命的关键一刻,黑龙王突然轰出一掌,直指心灯居士背后的鬼魅夕。
  「滚!」
  不是错觉,若不是黑龙王这发神经似的一掌,把鬼魅夕轰出几十尺外,娇小身形像是断线风筝一样远远飞出,消失在我们视线的另一端,心灯居士肯定会毙命在这一刀之下。
  这个异变真是莫名其妙,我完全想不出黑泽一夫到底在发什么疯,他应该不是那种享受战斗的武癡,会因为不能独力战斗杀敌而愤怒吧?
  而且,虽然那声「滚」字怒喝响若雷鸣,不过声音里头好像有点错愕,彷彿黑泽一夫不晓得鬼魅夕会为协助自己而出手,所以才表现得如此震怒。
  (怎会这样?这些不合理的问题到底藏了什么秘密?可恶,我想不出来。)
  想不出来,也没时间再多想,因为当鬼魅夕被驱走后,重伤的心灯居士竭力发动最后一击,与黑龙王一记对拼,白光和黑气短暂纠缠后,理所当然的胜负很快分晓,心灯居士血洒长空,遥遥坠向西边,撞穿了一处高楼的屋顶后,就此无声无息,也不知是死是活。
  黑龙王似乎没有追击夺命的打算,重创心灯之后,他血红色的独眼朝我们这方向望来,无可言喻的沉重压力由我一人承受。
  (这、这次完蛋了,难道叫我一个人单挑黑龙王?但就算我要逃跑,这种情况哪可能跑得掉?该死!)
  黑龙王好像下了什么命令,我听不见,但所有忍军却都听见了,因为他们在接获命令后,纷纷停止对我的攻击,把目标放在羽霓、羽虹上面,一个个奋不顾身的抢扑上来,似乎是想要擒回霓虹姊妹。
  利用种种情势恶斗至今,我看似行有余力,但却已是强弩之末,面对这些忍者不要命的捨身攻击,我压力大增,知道自己只能做出短暂支撑。
  (妈的,这里怎么说都是金雀花联邦啊,打了那么久,这里的警备军到哪里去了?没有人出来看一下吗?还有慈航静殿的人又到哪里去了?该不会是看到黑龙王,就全都吓得躲到老鼠洞去了吧?)
  气急败坏,我更留意到黑龙王又把注意力转移过来,似乎犹豫着是否要对我动手,如果答案是肯定,他只要动一动小指头,我的小命就如履薄冰。
  在这种情形下,我除了紧紧握住怀里的破魔枪,又还可以做些什么?
  (对了,心剑神尼,如果她能过来的话,这边黑龙王就不是问题了,心剑神尼足以敌住黑龙王!)
  想到这个慈航静殿的第一高手,我心里泛起一丝希望,但是侧头一望天空,那边的天色仍是金光耀眼,奇异的光华燃亮了大半天幕,显然两大强者恶斗方酣,一时之间胜负难分,搞不好也正是因为这样,慈航静殿的高手都被吸引到那边去,这里才会打上半天看不到一个人过来。
  (很有可能啊,毕竟有心禅这个内奸,他一定会故意把高手都调去,好让黑龙会趁机对我们下手……奇怪,黑龙王在犹豫什么?他要杀我需要考虑那么久吗?有什么理由让他这样忌惮?)
  异事连连,我开始察觉到其中的不寻常之处,然而,答案是什么已不重要,因为当那邪异的血红目光再次笼罩我身上,我清楚地确定,不管之前是什么顾忌让黑龙王没有对我下手,现在他都已经抛开那顾虑,誓要把我碎尸万段。
  确实是碎尸万段没错,因为这次在那血红目光中,我不只看到了决心,还看到了极度恨意,怪异的是,这种仇恨眼神竟让我感到熟悉。
  毕生为恶无数,恨我的人也是数不胜数,但每一双仇人的眼睛都有不同恨意、不同理由,极少有两双仇恨眼神会相同,可是此刻黑龙王的血红目光,却在我脑中与当日黑巫天女的眼神重叠,这两人对我的刻骨恨意,竟是那么地相似。
  咻!
  没有多言,黑龙王终于出手,一记破空而来的强劲指雷,切割大气,直往我脑门射来。
  我百忙中命令水火魔蛛进行防御,心知水火魔蛛多半接得下这一击,可是黑龙王连接而来的第二击,却肯定能把水火魔蛛一击而破,到时候我将避无可避,真的是九死一生。
  幸好,那记强劲指雷轰中水火魔蛛之前,一个矮矮小小的身影高速闪动,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法,竟然把那记声势惊人的指雷化消无形。
  「这边到底在搞什么东西?盗宝盗得太开心,顺便办起了乱交派对吗?好养眼啊!」
  冷冷的语调,满是嘲弄、讽刺的声音,换在平常时候听了,肯定是觉得无比刺耳,可是现在听在耳里,却比九天仙乐齐奏还要悦耳动听。
  「喔喔喔喔,阿起大哥,你终于来啦!」
  「不要一见面就扑上来亲,也不要乱认大哥。」
  虽然被人像踹死狗似的一脚踢开,不过我心里的兴奋可真是难以形容,最强而有力的救兵终于赶到,儘管他只是个貌不惊人的小矮子,但却绝对有力敌五大最强者的能耐,如果黑龙王被他的样子所骗,甚至还有可能吃上大亏。
  「叫了你那么久,怎么现在才来?我差一点就没有命了。」
  「你以为这是叫妓女,随叫随到吗?地方说得不清不楚,人又乱跑,我绕了大半圈才找到这里来,你还没死真是好狗运。」
  「呃……对了,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吧?」
  后面一句是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偷偷问话,因为我想到白起的隐疾,若是仍在发作,那么别说是要救我们,他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变成垂死病患,根本不可能与黑龙王作战。
  「……坦白说,我今天状况不是很好,出门之前咳得很厉害,现在手脚都有些酸痛,头也满晕的。」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我最怕就是白起身体有病,却没想到他连脑子也病得厉害,这些应该要隐匿不说的话,他居然说得有够大声,不但附近的忍军全都听见,相信黑龙王也听得清清楚楚。
  「但是……这有什么问题吗?」
  「怎么会没有问题?你……」
  「我身体状况好不好,和我有没有威胁性,这是两码子事。」
  白起斜睨我一眼,淡淡道:「就算我今天重病垂死,就算我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我仍然可以把你……还有在这里的所有人全都杀光,然后才断气。
  这件事情你若不信,我不介意现在做一次实验。「
  极度狂傲的口气,换做是出自旁人嘴里,这些话绝对会让人笑掉大牙,但从这看似温和的少年口中淡淡说出,这些狂妄言词彷彿被赋予了一层魔力,没有人敢怀疑他说的话会否实现,甚至连后背都冒出一阵凉凉的冷汗。
  本来包围了我们,正尝试要攻击的忍军部队,在白起说出这句话之后停了动作,面面相觑,竟是没有人敢上前攻击,显然他们也感到那种异样的压迫感。
  「唔,天快要亮了,我们还是先把事情给解决了吧。」
  昂首面对空中的黑龙王,白起赫然往前走了一步,拇指朝我指了指,道:「这个家伙打的主意,似乎是想等我和你战起来以后,自己趁机开溜,或许还是带妞开溜也不一定……而你打的主意,应该是对我这个死矮子很好奇,预备动手试试看我的实力吧?」
  虽然是问句,但却问得无比肯定,空中的黑龙王没有做声,可是我想白起应该没有料错,至少,我这边的心理他说得全对。
  「君看睢阳雁,各有稻梁谋……你们各自有什么打算,我管不着,要跑的可以开始準备跑,要动手的也可以预备动手,只有一点是我要先说在前头的。」
  望向空中,白起寒声道:「我不懂得留手,也不喜欢玩家家酒的战斗游戏,如果要对我动手,今天我们之间就一定有个人要倒下……听懂了吗?黑泽一夫,我是问你有没有做好準备今晚就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