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av免费播放 超碰_影音先锋av资源_美国免费av无码片网站_影音先锋av资源论坛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meiliguizu.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七十六章

时间:2018-05-17 时为正统十四年九月,郕王朱祁钰即位称帝,以次年为景泰元年,遥尊尚身陷瓦剌的正统为太上皇。
  群臣联请景泰登基,一方面安定社稷,一方面也是以此对抗瓦剌,使得瓦剌无法挟持正统皇帝做诸般要胁。景泰再三谦让,终于还是坐上 了皇位。
  这原本是他哥哥的皇位,如今天下移手,龙袍转披,景泰暗喜之余,却也有点七上八下。
  只因瓦剌铁骑盘桓边疆,余威尚在,正统本是瓦剌太师也先手中的王牌,奇货可居,现在明朝立了景泰为帝,也先已无可要胁,却难保不 会挥军硬攻。这个边关大患一日不解决,景泰坐这皇位,便一日不安心。
  文渊和小慕容赶往京城,也是一样不安心,却是担心龙驭清的动向平静得离奇,实在大不寻常。两人到了京城,再次潜入皇宫禁苑,意图 一探究竟。虽是两人同行,但文渊武功已深,小慕容心细机灵,潜行大内,丝毫不露形迹,来去自若,竟是无人察觉。
  可是任凭他两四下暗探,到处偷听,却是没有人谈起关于龙驭清、皇陵派的事来。两人无奈之下,悻悻然出了皇城。
  小慕容歎道:「不成,不成,这么探下去,半点头绪也没有。」文渊道:「皇陵派的大本营,除了皇城,还有天寿山陵寝。长陵地宫迂迴 如迷宫,进去探消息太难,否则最好的法子,倒是往长陵去。」小慕容摇摇手,道:「就是太危险,犯不着身入险地。」
  她低头思索一阵,忽道:「天天来京城、进皇宫,那也太累人啦。那些云霄派的姑娘们,不是都住在京城吗?不如找她们帮忙,多帮我们 打听打听。」文渊道:「韩姑娘请我照顾她们,我没能应允,如今反要去麻烦她们,有点过意不去。」
  小慕容笑道:「这么说来,不如你当时就答应,当了东宗掌门,这时候不就平白多了一票人手?」
  文渊一笑,正要回话,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人叫道:「文师弟,文师弟!」
  文渊和小慕容回头去看,只见一个长衫青年走来,腰繫长剑,神采昂扬,却是久久不见的韩熙。文渊甚感惊奇,迎上前去,拱手笑道:「 韩师兄,好久不见。」
  韩熙拱手回礼,说道:「当日一别之后,听说龙驭清率众围攻客栈,幸喜师弟无恙。任师叔、向师弟如何?现下可都安好?」文渊道:「 当时都已突围而出,之后任师叔自行走了。前些日子,我还和向师兄见过面,大家都平安无事。」
  韩熙微笑道:「这就好了。文师弟,这几天家父正在找你,在此碰面,真是再好不过。」文渊道:「韩师伯找我?他老人家在哪里?」韩 熙道:「我们最近忙于探访皇陵派的动向,需得住在京城,为了避过皇陵派的眼线,家父和我借住一位大人物府上。这些天来,也查到了一桩 要紧事。文师弟,事不宜迟,你我这就回去,家父自有吩咐。」
  文渊朝小慕容一望。小慕容笑道:「去啊,去啊,怎么不去?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有线索,线索送上门来难道还不要?」文渊微微一笑,向 韩熙道:「那么烦劳师兄带路了。」
  韩熙领着两人,一路走着,来到了一座四合院前。文渊瞧那门户,只觉得有些熟悉,却记不起在何时看过。三人过了天井,走进主厅,厅 上正有两人对坐交谈,一人便是韩虚清。另一人也是中年人,文渊一看那人面貌,登时一阵惊讶:「是于谦?啊,是了,我刚到京城来时,曾 跟蹤邵飞来此,难怪我觉得这房子眼熟。」
  当日文渊来此,于谦职居兵部左侍郎,此时则是官拜兵部尚书,掌握重权,身负社稷安危的重任,为当朝所倚重。只是于谦秉性刚直,朝 中难免有人闲言闲语,暗暗忌恨。惟幸景泰深知于谦才干,为了抵挡瓦剌,依然极力起用于谦,排除众议,让他得展所长。
  文渊听韩熙口称「大人物」,只道是哪一位江湖高人,绝对料想不到会是朝廷重臣于谦,不免大为讶异。
  于谦和韩虚清见三人来到,都站起身来。韩熙道:「爹,我在路上遇见了文师弟和慕容姑娘,把他们带来了。」韩虚清点头上前,神色甚 是欣喜,拍拍文渊的肩,道:「好,渊儿,你这些时日里做的事,师伯也有所耳闻。
  你破了夺香宴,振了我名门正派的声威,很好,很好,这正是侠义道的精神。「
  文渊道:「多谢师伯称讚。」
  韩虚清引着文渊见过于谦,道:「渊儿,这位是当今兵部尚书,于谦于大人,快来见过了。」文渊上前行礼,于谦随即还礼,道:「文公 子不必客气。」韩虚清再介绍小慕容,小慕容却不行礼,只是悠哉悠哉地站在一旁。
  众人入座,韩虚清问了文渊近况,文渊据实以答。于谦虽非江湖中人,却也凝神听着。当文渊说到寇非天告知他龙驭清有意谋反、之后在 京城多方调查的部分,韩虚清格外留神,道:「可有查到什么消息?」文渊道:「惭愧,至今尚未查得蛛丝马迹。」韩虚清道:「皇陵派行事 机密,这也难怪。我和熙儿也听得风声,龙驭清有所图谋,是以特来和于大人共商对策。」
  文渊望向于谦,见他虽然神色平和,但是目光凛然,不怒自威,虽是文人,气度却是令人慑服,不由得心里微微一震。只听韩虚清续道: 「皇陵派势力庞大,单凭江湖规矩对付,不能竟全功。要翦除龙驭清在宫中的同党,这就必须借重于大人的帮忙了。」
  这话说完,便听一旁小慕容笑了起来,道:「好得很啊,韩前辈,你是武林名师,德高望重,于大人是兵部尚书,位高权重,你们两位联 手起来,怕什么皇陵派呀?」韩虚清微笑不语,似乎没有听见。
  于谦缓缓开口,说道:「韩先生,就你所言,日前龙驭清準备趁着国无长君,会同靖威王赵廷瑞,起兵谋逆,兵械器用,已在天寿山各陵 寝地宫中备齐。如此关外有瓦剌觊觎,成内忧外患之局,极其险恶。我得知之后,会同各部尚书和几位同僚研讨对策,奏请太皇太后,推戴了 当今皇上,总算是抢在龙驭清之前,先使他师出无名,难以起事。」说着目光一扫,逐一望过四人,说道:「可是龙驭清是否当真有意谋反, 并没有证据。太上皇回归无期,此举也是势所必然,并非针对龙驭清所为。」
  韩虚清微笑道:「于大人身居重职,自当深谋远虑,行事慎重,和我们江湖人士不同。但是龙驭清个性阴狠,于大人树大招风,需得小心他暗中报复。」接着面朝文渊,说道:「渊儿,今日师伯找你,不为别的,是要你在于大人这里住上一阵子。」文渊道:「这是为何?」
  韩虚清道:「当今朝野,数于大人权位最高,才干出众,推举新皇,又碍住了他的图谋,我担心龙驭清心怀忌恨,暗中谋害。我和熙儿要 布局对付龙驭清,无法久留于此本来四天之前,已该动身,只是大局未定,须防龙驭清暗算于大人,这才耽搁下了。如今你来了,正好可以担 此重任,也可趁此良机,和于大人多多请教,明白了当朝情势,方能与皇陵派抗衡。」
  文渊一听,不禁心中为难,暗道:「若我孑然一身,留下自然不妨,但是紫缘、赵姑娘她们呢?总不能将她们留置在外?若是一併带来, 这么多姑娘家,又未免不妥。」当下犹豫不决,并未回答。
  于谦见他不说话,便道:「那龙驭清若是动武来犯,那便是谋逆明证,反而可以藉机将他正法。文公子不必勉强,于谦生死安危,自有天 命。」文渊连忙道:「于大人,您误会了,事关重大,晚生绝不敢置身事外。只是晚生这次来到京城,另有带着几位同伴,倘若带来府上,怕 会麻烦大人。」
  于谦一听,微微一笑,道:「这不要紧,有什么人,带来便是。敝处虽然不大,并非容不下人。」文渊见他不在意,当即拱手道:「多谢大人,那么就打扰几天了。」
  韩虚清道:「如此便好了。于大人,我已耽搁了几日,不能留了,此后事情,你可委託我这位师侄。渊儿,你务必听于大人吩咐,社稷攸 关,万万不可任意行事。」文渊道:「仅遵师伯教诲。」小慕容笑道:「我不是你的师侄女,任意行事,你就管不着了吧?」
  韩虚清望了小慕容一眼,淡淡地道:「渊儿,师伯过去劝你自重,如今仍是这么劝你。你年纪轻轻,莫要误入歧途。」说着向于谦告辞, 带了韩熙,逕自走了。小慕容只在他身后做个鬼脸,漫不在乎。
  文渊皱眉道:「小茵,你这样没大没小……」小慕容笑道:「哎呀,你要管我?」文渊苦笑道:「我怎么管得了你?只是在人家面前,别 这么淘气。」小慕容扬扬眉,笑道:「对不起啊,我就是学不乖!」文渊摇头苦笑。
  于谦吩咐下人收拾房间,空出来给文渊、小慕容,又道:「文公子同行之人,现在所在何处?」文渊把赵婉雁的屋子所在简单说了。于谦 道:「时辰已晚,现在出城,赶不及回来。两位今晚便先在此过一宿,明日再回去述说,两位意下如何?」文渊道:「也好。」小慕容却道: 「不好!」
  文渊侧头道:「怎么?」小慕容道:「你连着两晚不回去,华家妹子定要不高兴。而且单凭妹子一人,万一出了差池,也护不了紫缘姐、 赵姑娘她们三人啊。
  我说,今晚你先回去,我住这里。「文渊一听,不禁错愕,道:」你前面说的很是,最后这两句就不对了。我怎能让你独自留下?还是你 回去,明天带紫缘她们过来罢。「
  小慕容摇手笑道:「我前面既然说对了,后面当然也跟着对!要是我回去,华家妹子还是看不到你啊,明天她一过来,肯定跟你没完没了 .我留在这儿,于大人总是有人保护啦。」
  文渊知道自己说不过她,无可奈何,只得向于谦道:「于大人,那么晚生明日再来。这位慕容姑娘,江湖上大大有名,定可保护大人周全 .」于谦道:「无妨。」文渊便即先行离去。小慕容笑吟吟地送他出门,心里却打着另一个主意,有意无意地摸了摸怀中的短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