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av免费播放 超碰_影音先锋av资源_美国免费av无码片网站_影音先锋av资源论坛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meiliguizu.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五十一章

时间:2018-08-10 紫缘听文渊如此一说,也甚感惊奇,道:「这就是十景缎吗?照你们所说,这是十分珍贵,怎么……怎么他们会要穆老先生拿给我?」
  文渊同样百思不解,拿着锦缎端详半晌,道:「莫非这是假造的,要引人上当么?可是这锦缎绣工如此精緻,又不似伪物,且又何需如此 大费周章?龙驭清在打什么主意,可令人难以臆度了。」
  却见紫缘轻轻摇头,说道:「不,这不是龙驭清要穆先生拿来的,是一位姓莫的姑娘,叫做莫非是,是她要穆先生带来给我的。」文渊一 愕,道:「莫非是,那岂不是四非人之一?」心中顿时一阵糊涂,暗想:「这么说,这疋」柳浪闻莺「
  的锦缎,原来是四非人的?可是为什么要给紫缘?那还是一样奇怪,没差多少。「
  他想了一阵,不得其解,当下捲起锦缎,收在怀里,道:「且不论他们用意为何,这锦缎又是真是假,总之我们得先想法子离开……」话 至中途,忽尔一阵特异风声传过耳畔。
  文渊警觉得好快,乍闻风声,已抱住紫缘腰身急转身形,仅以半尺之差避过来人偷袭,侧目一瞥,竟是司空霸。只见司空霸面露狞笑,道 :「小鬼,你胆子不小!」他口中说话,右手同时急探而出,拇指小指分在两侧,余下三指併拢,掌形奇特,来势却是快得惊人,如飞鸟之滑 翔,穿梭云际,竟无半分滞涩,文渊右肩一痛,已被他飞掌戳中。这正是云霄派外家绝技「飞天九重霄」中的「抟风式」,后招接前招,端的 全无破绽,快绝妙绝,流畅之极。
  文渊清啸一声,顺势抱着紫缘疾退数步,步伐轻巧,已自然而然地将肩头所受劲力消弭于无形,心中念头如电一闪:「不料此人武功如此 高明,只这么一会儿,便已清醒解穴。」才一想到这儿,便听卓善在上头大声叫道:「寇大爷,云二爷,莫四爷,这儿有人要抢贺礼,快快… …」
  之前司空霸等人被穆言鼎的「五音弹指」震倒,虽无内伤,但是一时难以清醒。司空霸内力最深,醒得最早,但已被文渊封住了穴道。云霄派东西两宗所长不同,西宗的外家武功极尽变幻,穴道上的功夫却是平平,并不如何高明,东宗高手却都精研点穴、解穴、冲穴之术,司空 霸以深厚内力冲开穴道,立时救治了狄九苍、卓善,跟着吩咐两人搜索甲板,自己前来查探底舱,却发觉紫缘已经被文渊救出,两人正拿着一 疋锦缎观看。
  他吃惊之下,正想招呼两名师弟赶来夹击,忽然一想:「想不到这紫缘如此美貌,等闲难以遇得,若和师弟们合力杀了这小子,便得把她 关回不正宝箱之中,否则我若一人独佔,他们定会和掌门师弟密告。若跟他们一同享受,未免不够滋味。夺香宴上,我又未必夺得到这美人。 不如我暗中偷袭,一招杀了臭小鬼,趁师弟们不知,先把这美人儿好好品嚐一番。」再偷偷窥望了紫缘一眼,更是色心大起,恶向胆边生,眼 见文渊不备,骤然偷袭。哪知文渊新悟得武学妙境,与先一次交手已然大不相同,司空霸绝招虽快,却没能制了文渊死命。倒是卓善听到底舱 起了斗争,连忙隔海向四非人的座船叫唤。
  文渊听了卓善呼叫,心中暗叫不妙,心道:「要是四非人前来,那就难以收拾,先解决了这司空霸!」轻轻放开紫缘,猱身倏近,左一圈掌,右一平挥,脚步一个错动,霎时绕到司空霸左侧,一掌朝他背心拍落。如此身法,令司空霸陡然一阵心惊:「小鬼的轻功怎地忽然大进? 」震骇之余,连忙侧身翻臂,格他手掌。文渊动念极快,心道:「这就是云霄派的武功,与呼延姑娘、秦姑娘所使殊途同归。」
  当日与呼延凤、秦盼影等一场过招,他对云霄派妙招纷呈的武功甚感惊异,但事后仔细钻研,心里对云霄派武功已有了个大纲,大抵是模 拟飞鸟姿态,极尽创造变化,武功另循一番理路,便如游鱼不能理解野兽如何奔走,走兽却又不知鸟儿如何翱翔,飞鸟同样摸不透鱼虾如何游 动,是以初见时穷于应付。但是辨析思查之后,纵然不明其理,却仍可推衍应对之道。
  这时他见司空霸左臂回翻,手上招数虽然灵动,胁下却大露破绽,常人或许为防司空霸寓攻于守,不敢直攻而入,文渊却立时看破司空霸 这一路招式,动作节奏分辨得清清楚楚,左掌藉着先前一圈之力而推出,时机之準,犹如司空霸特地露出破绽给文渊出手一般。这一掌蕴含着 九转玄功的劲道,司空霸乍感掌力抢在自己发力之前袭体,骇然失色,却已不及变招,被这一掌重击胁下,力透肺腑,惨呼一声,身子斜斜飞 出,撞在墙上,沿墙滑落地上,再也不动。
  文渊赶上前去,正待再补上一招,却见司空霸眼珠突出,张大了嘴合不拢,舌头伸在嘴角外。一探他心口,竟已绝息。文渊没料到自己掌 力出得太巧,内力又已更深一层,居然将这云霄东宗第二高手一掌拍死,也甚感错愕。司空霸的如意算盘打不响,反而一招败死,生平得不偿 失之事,也不知是否以此为甚了。
  就在此时,甲板上传来云非常的声音,叫道:「搞什么,弄得这么一团乱的?」
  又听狄九苍怒骂道:「他妈的臭小鬼,老子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接着几声轻轻幽幽的女子声音笑了起来,道:「紫缘妹妹生得这么美,当然有好些癡情男儿来为她拚命了,嘻嘻,真是挺拚命呢,连穆尊 使都伤得这么厉害哪!」
  紫缘神情一紧,轻声道:「文公子,他们……他们很厉害。」文渊点点头,心中甚感着急,暗道:「就算除了司空霸,那云非常却比他更 加厉害。
  那女子是莫非是了?慕容兄早已要我提防她,那么也非等闲之辈。现下我一人尚且不易脱身,怎能救紫缘离开?小茵这时定然担心得紧, 我……我又害她操心,真是该打。唉,要是小茵在这儿,她一定有好法子,现下可如何是好?「
  他心中虽急,却不慌乱,脑海里迅速动念,寻思如何平安脱困。忽然之间,一个计策浮现出来,他随即握住紫缘双手,低声道:「紫缘, 你信任我吗?」
  紫缘睁着明澈的双眼,微微一笑,柔声道:「不必问的,你很早很早就知道了。」文渊回了一个微笑,跟着神色肃然,凑到她耳边说了些 话。紫缘眨了眨眼,身子微微一抖,随即微微颔首,低声道:「我知道,你……你一定要小心。」
  云非常、莫非是两人听到卓善呼叫,将船驶近,纵身越过船来查看,寇非天却不现身,仍留在自己船上。卓善和狄九苍带着两人前往底舱 .
  狄九苍以外衣被人脱去,恼怒异常,第一个冲入底舱,骂道:「臭小子,滚出来受死罢!」但是放眼一看,舱中却不见文渊身影,「不正 宝箱」如原先一般斜置着,司空霸却倒在另一旁的墙边。狄九苍抢上前去,叫道:「师兄!」一搭他脉搏,竟已死去,霎时惊怒交迸,大声吼 道:「那天杀的臭小子!」
  其余三人旋即跟了进来。云非常一推宝箱,依然十分牢固,里面也确实沉重,尚有人在,当下道:「贺礼还在,那小家伙上哪儿去了?」
  众人四下搜索,却不见文渊蹤迹。卓善道:「我们去上头搜一搜。」四人又来回查看甲板前后,只因在大海之中,差着没能把船给翻了过来,文渊却始终不见人影。狄九苍骂道:「这狡猾小子,定是遁水走了。」卓善道:「这儿茫茫大海,他又能逃多远?」莫非是微笑道:「唉 唷,说不定那位文相公还在船上呢,两位还是小心点好。」
  云非常忽道:「这份贺礼,咱们可不放心叫给你们了。老四,动手把宝箱搬回船上去罢。」这话显然是瞧不起云霄派,卓善、狄九苍脸色 一变,想要反唇相讥,但想到九头鸟司空霸这等高手亦遭横死,话到口边不免又收了回来。
  莫非是轻声笑道:「老二,你糊涂啦,穆尊使和司空大爷都是响噹噹的人物,不管怎么死、怎么伤,也不会让对手逍遥自在的,那文渊说 不定也已奄奄一息啦,又何必大费周章,把这么重的箱子搬来搬去?」这句话却连皇陵派也损上了。
  穆言鼎端坐疗伤,便如不闻,心中却甚为疑惑:「难道那文渊没有开锁,放出紫缘姑娘?那么他独自一人拿了钥匙,又到了哪里去?」
  隔着大海叠浪,海岸一处也有人急着寻找文渊,心情却全然不同了。
  那自是回到客栈,左等右等,一直等不到文渊回来的小慕容。她一回客栈,便匆匆换好衣裳,想起文渊没带配剑,当下自己带了短剑,把 从赵平波那儿夺来的骊龙剑也佩在腰间,心道:「他一个人去探船,说不定会碰上什么劲敌,我得去帮他才行。」
  她一颗心总是悬在文渊身上,这时也无暇去跟慕容修说一声,便又出了客栈,奔往海岸。不料离岸尚远,已望见那船开始驶离。小慕容怔 了一怔,心道:「那船走了,我可来得晚啦。不知道他探到了什么消息?」脚步略微放缓,本以为文渊便会回来,没想到一路到了岸边,仍不 见文渊身影。
  小慕容四下张望,忽然惊叫一声,小脚一顿,心中已然明白:「他……他上了那船!那是云霄东宗的船啊,他……他一个人上去,那怎么 行?」心中又急又气,急的是不知文渊会不会处于险境,气的却是文渊就这样一个人出海,居然没带着自己。
  她连连顿脚,眼眶边滚着几滴眼泪,心道:「怎么办?他……他怎么就这样走了?定是他听到了和紫缘姐有关的事,一忍不住,上了船, 连船出海了也顾不得……他……他就是这样!」
  呆呆地望着大海,出了一会儿神,小慕容轻轻歎了口气,低声道:「还说不要我挂念呢!我……我早知道,这辈子……这辈子都要挂念着 你啦。」
  心里不由得泛起一丝酸涩,然而想起文渊对自己的种种温柔,又感到满心甜蜜,脸上微微苦笑,心道:「算啦,谁叫我就是喜欢你这脾气 呢?」当下打定主意,立即回客栈找慕容修,要準备海船,提前赶往红石岛,好助文渊一臂之力。
  一转身,小慕容陡见金光耀目,颈边微微一凉,一柄金光灿烂的长刀已抵在自己咽喉。对方来得无声无息,轻功固然惊人,然而那人的面 貌,却更令小慕容吃了一惊。
  这人一身金色装扮,阳光下闪耀生辉,容貌极美,一双美目冷冷淡淡,正是云霄派西宗掌门,「金翼凤凰」呼延凤。那柄金刀一直连入披 在她手臂上的斗篷中,是金翅刀的一片羽刀,金芒映在小慕容娇嫩的肌肤上,闪动不定。
  小慕容见她神情虽无恶意,却也没丝毫善意,心中虽是惊异,脸上却仍若无其事,笑道:「啊,是呼延姑娘,怎么你也来啦?」呼延凤道 :「不止我来了,我师妹来了,那位姓华的小姑娘也来了。」
  小慕容微感不妙,但仍不动声色,笑道:「华家妹子也来了,那好极啦,我正想念她呢。她在那儿啊?」呼延凤淡淡地道:「华姑娘正和 秦师妹在一起,只要慕容姑娘陪我们走一趟,华姑娘自然不会受一点儿伤。」
  听得此言,小慕容不禁心头火起,暗道:「好啊,你来要胁我?我不跟你走,华家妹子只怕就不止受一点伤了?」嘴角微微冷笑,道:「 文大哥也算是帮过你们,呼延姑娘居然用刀剑来请小女子我,今天可领教云霄派的手段啦!」
  呼延凤柳眉微竖,雪白的脸庞上约略泛红,随即宁定,道:「事在紧急,只好多有得罪。」一收金翅刀,朝小慕容望了望,道:「若还想 见华姑娘,就随我来,否则可对不住了。」说罢身子一侧,飘然举步。
  小慕容暗暗气恼,心道:「若非放心不下华家妹子,我现在就找大哥来教训你。哼,本姑娘就看看你玩什么把戏?」当下使开轻功,追在 呼延凤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