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av免费播放 超碰_影音先锋av资源_美国免费av无码片网站_影音先锋av资源论坛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meiliguizu.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一章 左家兄妹

时间:2018-01-14 就当无忧宫中正在上演一场强姦戏的同时,帝都的某个角落,也在上演一场同样精彩的好戏,只是角色换了一下,主导暴力的是一个看起来如大家闺秀的美丽女孩子,身材有致,看年纪不过十七八岁,弯弯的眉毛下面,是一双看起来非常迷人的大眼,而此时却发出摄人的光芒,吓得某个男人是魂不附体,牙关打颤。
  这个男人向来是横霸一方的大爷,可惜看来是流年不利,被这个女孩用一只脚踩在地上。小巧的玉足套着的是绣着金线的小蛮靴,纤纤柔柔的,十分娇俏,可对被踩住的某人来说,真是比千斤大石还要重。
  女孩神气地踩着可怜的男人,雪白纤细的手指指着他的鼻子,娇叱道:「愿赌服输,本小姐赢了,你这鼠辈竟敢赖帐!还想佔我的便宜,胆子不小啊!」
  「我的姑奶奶,算小的有眼无珠,您的采头,我立刻奉上,只求您老大人有大量,饶过小的这一回吧!」被踩得哇哇叫的男人看来是深诣保命之道,力行大丈夫能伸能曲的金玉良言。
  可惜人家不吃这一套,反而更加使劲地踩,直踩得他鬼哭狼嚎,连连哀叫,这才收脚,然后在他的腰眼上狠狠踢了一脚,「砰」的一声,将他踢出三尺远。
  「西城的癞皮狗,本小姐早就听过你的臭名,你的恶行满市,不惹恼我也罢,现在居然把脑筋动到你姑奶奶身上,不想活了!快去把本小姐赢的钱拿来,还有刚才的服务费,表演费,谈话费,还有……」
  刚从束缚中解脱出来的男人,听到把自己的外号「西城之狼」叫成癞皮狗也只有认了,谁叫自己惹上了这个小妖女。可听着听着,他的脸色渐渐变了,看着姑娘那张红艳艳的小嘴一张一合吐出让他心惊肉跳的名目,他的那张本来就有点发青的脸变得越来越青,连忙叫苦道:「我的姑奶奶啊,您莫不是要我倾家蕩产不成?」
  「去你的,你这癞皮狗,谁不知道你仗着你那姐夫的势力弄了不少钱,今天花点是应该的,捨不得的话,就不要开什么盘口吗?」姑娘的纤手轻拍身边的檀木桌子,就见这桌子如沙般化开散落,「看你这副苦瓜脸,算了,再加上我这金丝云靴的折旧费,总共是……」
  姑娘的檀口一张,吐出了让西城之狼为之昏厥的数字。他的双腿一软,「我实在拿不出这么多的钱,可不可以……」
  「哦,哪没关係,我可以坐在你家里慢慢等。」姑娘状极轻鬆地说道。
  一听此言,西城之狼更是吓得面无人色,这个丧门星进家,哪还不是要了他的老命,想想算了,就当自己是破财消灾吧!他咬咬牙,说道:「好吧,我去借也把这数目凑齐!」
  「好吧,快去快回!」姑娘愉快的挥挥手。
  西城之狼望了望满地躺着的手下人,心中暗暗歎了一口气,忍着浑身的痛楚,脚步蹒跚的往后面行去。
  「小雪啊,你又在搞什么鬼?」一把柔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着破风声,四五个彪形大汉出现在室内,虽然他们每人都穿着非常普通的衣物,如同法斯特平民的服饰,但那神态气势却说明了他们的身手绝非寻常。
  他们一进来,就行礼道:「参见雪公主!」五人行动整齐划一,显出良好的训练。
  小雪马上神色一正,肃然道:「你们怎么出来了,那一式练好啦?」
  「你都出来了,天忍护怎能不跟随呢?」一个仪态万千的美妇漫步行来,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我说小雪你的事进行的怎么样啦?」
  小雪望着如母如姐的小姨,也笑道:「我想出来透透气嘛,何必要兴师动众呢?谁知还可以发一笔小财,真是好运。」
  西城之狼拿着一个盒子匆匆进来,看到这么多人,不禁吓了一跳。小雪不待他说,便伸手拿过盒子,问道:「都在里面了吧?」
  西城之狼把个头点得似捣葱一般,「是的!是的!小姐若不信的话,可以点一下!」
  小雪大方地摆摆手,说道:「谅你也不敢捣鬼,我们走!」
  望着满地的手下人,西城之狼连忙叫道:「小姐,这些人怎么办?」
  「半天后他们自己会醒的。」最后一个字已经是由远处飘来。
  「他妈的。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楣了!」西城之狼心松之余,开始心疼自己的损失了,「说到底,都是那狗屁的无敌剑客克里夫,谁不好输吗,偏偏会输给一个没有名气的家伙,害得老子赔这么多!他奶奶的!」
  原本西城之狼是指望叶天龙和克里夫的决斗大赚一笔,他联合了几个帝都的有力人士开出盘口让人下注,哪里知道小雪这个不知内情的新人下在了不被看好的叶天龙身上,而且还是一大笔的数目。
  宫中的决斗一结束,西城之狼就动起了歪脑筋,他欺负小雪是个孤身弱女子,人又年轻貌美,就想连人带钱一起扣下,于是一场暴力讨债的戏码就上演了。他那些平时看来强悍无比的手下在小雪的面前简直不堪一击,被她一脚一个踢得倒地就起不来了。
  西城之狼狠狠骂了一阵,才无精打采地收拾残局,準备到自己的靠山那里去诉苦了。
  ※ ※ ※
  此刻叶天龙在无忧宫中也是无可奈何,慾火中烧的他三把两下就将不住哀求的倩公主身上的衣服剥个精光,露出她一身欺霜赛雪的冰肌玉肤,但等到他的视线移到下面的玉胯,他不禁摇头苦笑。
  怪不得倩公主不肯,原来她此刻正是经潮涌动,玉门见红,这的确是不能叩门闯关。其实他不知道,如果行经之期和男人交媾的话,对魔法师是极大的伤害,将使得魔力大损,要不然这个好奇心和受虐心并重的公主说不定还会让他进去试试了。
  因为从小到大,叶天龙还是第一个明知道她是公主的身份,还敢对她口花花地胡说八道,甚至出手打她的人。别人在她的面前无不恭敬异常,对她吹捧有加,由着她的魔力发挥,做到骂不回口,打不还手。而她的那些皇兄们则对她那可怕的魔法力心存惧意,加上她的父皇也对她宠爱无比,更没有人敢违逆她的意思。
  所以叶天龙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非常新鲜的经历,再说她对叶天龙还有好奇的一面,她一直想看看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神秘的地方,能让于凤舞倾心。
  倩公主见他停下了动作,望着自己的下面呼呼喘气,便知道自己的秘密已经被叶天龙发觉了。她一挺纤腰,从桌子上坐了起来,粉颊绯红,美目流波。
  「你这女人,我可给你害苦了!」叶天龙喃喃道,苦笑着伸手去拿自己的衣物。
  倩公主想了想,柔声说道:「你很难受吧?不如去弄我那两个侍女吧!」
  「什么?」一时间叶天龙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盯着这个奇怪的公主看了好几眼,直看得浑身赤裸裸的美丽公主忸怩不安,以为自己哪里不对了。
  突然叶天龙哈哈大笑起来,心中暗道:「真笨,都憋得难过死了,还想那么多做甚,先干了再说吧!地上的这两个小妞也是挺不错的嘛。」他伸手抱住倩公主幼细的纤腰,将她放到一边的椅子上,顺手捏了一把那轻颤的嫣红乳尖,说道:「你就在这里看着吧!」
  不出他的意料,倩公主玉靥飞红,眼波流转,瞟了他一眼,却乖乖的坐在那里,任凭自己那无限娇美的少女胴体暴露无遗,这让叶天龙有点摸到这个公主的脾气了,她还真不是普通的奇怪,不过既然她是这样的女人也让他放心不少。
  叶天龙反身抓起地上两个昏迷不醒的可怜小侍女,将她们摆在桌子上,扯掉了她们的衣服,这时又发现一个问题,原来小春和小秋都幽幽醒来了,一见这般模样,两人一起奋力挣扎,又哭又叫,让叶天龙按住这个,压不住那个,忙得不亦乐乎,却是得不到一点实际东西。
  他又不想再将两人弄昏过去,毕竟玩个昏迷不醒的女人一点乐趣都没有,那样的话是味同嚼蜡,平淡无奇。
  突然他感到一只温暖的小手拍了拍他的肩头,一把热切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我来帮你吧!」叶天龙回头一看,不免大吃一惊,居然是倩公主。此刻的她依然是一丝不挂的,却是毫无顾忌地贴在自己的身边,大大的眼睛中射出好奇和热切的目光。
  原来对倩公主这种策法师来说,解缚术实在是最简单不过了,只要有一点的时间就可让捆在身上的绳索自行脱落,再说叶天龙绑住她的绳子不过是普通的布条而已。
  小春和小秋一见倩公主,便齐声叫道:「公主,快来救我!」
  哪知倩公主反而帮起敌人来,用无形气缚把两女捆在桌子上,让可怜的少女在桌子上无助的蠕动着。
  叶天龙已经有点适应这个怪公主的脾气了,对倩公主喝道:「你先把她放开,站到一边去,别妨碍我!」
  受到他的呼呼喝喝,倩公主也毫不在意,将小秋身上的无形气缚解除后,她便走到另一边,站在小春的旁边,看着叶天龙将失去抵抗意志的小秋拉到桌子边。
  小秋闭上眼,身为公主的侍女,既然公主都同意了,她又能如何?这就是做下人的无奈。只是可怜自己昨天刚受到这个男人无情的蹂躏,创伤刚好的嫩处又要被摧残了。想到这里,两行清泪从眼角悄然滑落。
  哪知叶天龙此时却不再像昨夜那般凶暴,一番极具技巧的口舌挑逗下,将小秋的少女春心完全挑起,情慾开始在她的身上涌动,也让她体会到了男女之间的快乐。
  当叶天龙进入那完全做好準备的身体,一举贯穿少女的肉体,却发现有丝丝的落红飘落。
  「难道被自己强姦的不是她?」
  他的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但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持续给初次尝到销魂滋味的少女更加强烈的刺激。
  当叶天龙转移阵地,却发现自己又替一个少女开了苞,这不禁让他心下纳闷:「奇怪,昨夜被我强姦过的,居然还是处女?」但他也不好仔细问,只好将这个闷葫芦藏在心中。
  其实这是倩公主干的好事,她在施展治疗魔法时,顺便也把破掉的那层处女膜重新修复了,结果让可怜的小秋又尝了一次破身之痛。
  ※ ※ ※
  叶天龙满心舒坦的从宫中出来,他在两个俏侍女身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更让他心花怒放的是那个又娇又美的倩公主好像对他很有意思,还和他订下后会之期。
  一个骑士得到高贵的公主,这好像是戏中故事,虽然这个公主有点古怪,但终究是法斯特帝国的倩公主,这可是无庸置疑的。
  想到这里,叶天龙不禁又呵呵笑起来,「那两个俏侍女还真不错,又鲜又嫩,好爽啊!」他满意地伸展了一下手脚,上马往飞凤府驰去。
  刚到大厅的门口,就听到这里欢声笑语,十分热闹。在玉珠和柳琴儿清脆的笑声中夹杂着另一个温柔的女声和响亮的男音。
  「是谁吗?」叶天龙走进了大厅。
  大厅里除了柳琴儿和玉珠外,还坐着一男一女。一看到叶天龙进来,四人都站了起来,柳琴儿笑道:「真是说到就到,天龙,认识他们吗?」
  叶天龙一见那男人,不禁一惊,「好雄壮的男人啊!」
  站在他面前的这男人简直像个巨人,足足比他要高出一个头,魁梧的身材有如一座山,就算是穿着普通的衣服,也有一股摄人的气势散发出来,整个人就像山岳一般不可动摇。
  他正和身边的女子一起向叶天龙施礼道:「叶大人,您好!」
  叶天龙这时才看清女子温柔的笑脸,他不禁大喜道:「左兰心姑娘,你怎么来了?」他望着那男人,「这是你……」
  左兰心抿嘴一笑,说道:「听到叶大哥获胜的消息,我们特来向叶大哥道贺!」
  然后她手一引身边的男子,道:「这位便是小女子的哥哥,左岛近。他是今早刚回来的。」
  叶天龙与左岛近见过礼后,双方分宾主重新落座,侍女奉上香茗。
  左岛近望着叶天龙,抱拳道:「大人,先要谢谢您仗义救了兰心。」他说着,温柔的看了左兰心一眼,然后续道:「恭喜大人击败了帝都四剑客之一的克里夫,此役后大人之名定将远扬天下,为众人所仰慕。」
  叶天龙是自家人知自家事,连连谦虚道:「真是愧不敢当。在下倒是听左兰心姑娘说过,她哥哥的身手不凡,堪称一绝。」
  左岛近无限怜爱的望了一眼他的妹妹左兰心,说道:「大人别听我这个宝贝妹妹的吹牛,她是为哥哥的脸上贴金呢,像我们这些粗糙的把式如何入得高手名家之眼,大人的身边是高手林立,就说这位玉珠姑娘吧,她就比在下高明许多啊!」
  叶天龙和玉珠交换了一个眼色,左岛近这话如果是谦虚的意思,那便罢了,如是他能看出玉珠的实力,那么他的身手绝对可以列入绝顶高手的行列,一个有此功夫的高手怎么会一直籍籍无名呢,按理说早就被权贵们网罗为座上客了。
  心中虽有嘀咕,但叶天龙和左岛近还是谈得极为融洽,而左岛近在谈话间有意无意流露出对兵法的研究和造诣让自小就和于凤舞在一起的柳琴儿也深为折服,她不禁向叶天龙提议将左岛近纳入帐下,聘为座上宾。
  因为柳琴儿想到刚升为万骑长的叶天龙还没有自己的班底,眼前有这么好的人才,放过了实在可惜。在这个时代中,权贵之士无不揽客养士,手下杰出的人物越多,说明这个主人的实力越大,也越发受到别人的尊重。
  她的想法和叶天龙不谋而合,作为万骑长一级的将领,一般都有几个得力的下属,他现在的确需要一个好的人手在自己帐下,这样办事会方便许多。
  左岛近对柳琴儿的提议面有难色,他望了望左兰心,心思灵巧的玉珠马上明白他的意思,便在一旁说道:「左先生不必担心,左家妹子可以住到飞凤府来,我看谁还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来飞凤府找她!」
  叶天龙也在一边大力相邀。
  左岛近还要推托,但这时候左兰心望着她的哥哥,语带温柔地劝说道:「大哥,你等待许久的时机到了,难得叶大哥这么盛情相邀,你就不要再推辞了,我住到飞凤府后你也不用担心了。」
  自此,左岛近便不再说什么了,他离座恭敬地向叶天龙施礼,道:「那我左岛近便将这条命交给叶大人了,还请大人多多关照!」
  左兰心也对叶天龙正色道:「叶大人,我这哥哥脾气有些强,以后就麻烦大人了!」
  叶天龙大喜,连忙站起来,一把抓住左岛近的肩头,说道:「太好了,有了左先生这样的高人,我叶天龙真是太幸运了!」
  「大人过奖!」
  左岛近和叶天龙的手紧紧相握,两人行了一个亲密无间的把臂礼。如山的潜劲随着两人相握的手流转,两个人相视而笑,各自对对方的实力颇为讚许。
  柳琴儿、玉珠以及左兰心也用喜悦的目光望着他们两人。左兰心的眼中突然掠过一丝複杂的神色,但这变化非常快,而且在场的人都注意着两个男人的相交,根本没有在意到。